取名废阿宅

状态:扫文中,楼诚及衍生来者不拒

投资与投机

祝 @四界第一哒小公举殿下 生日快乐,原本只想写附则的梗的,不知道为啥写成了这个…


一、

    谭宗明是个成功的投资者。

    对于他来说,生活就是一场情感与利弊的拉锯。他不否认情感对于生活品质的重要性,准确来说,他认为生活情趣是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失去乐趣的生活毫无意义。但他绝对不是什么浪漫主义者,对于感情的投入,他有着极为精准的计算。他喜欢舒适的距离感,同时也享受投资成功后的回报,所以对于前景不稳定的情感投资,他会适时收手,重新调整定位,直到找到最舒适的相处之道。

    除非他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了极大的收益回报在诱惑他,让他欲罢不能。

    毕竟再好的投资者,偶尔也会有投机的冲动。

二、

    风流才子,这是赵启平从小到大脱不去的标签。会玩爱玩,擅长与不同的人交朋友,旁人眼中的小赵公子颇有点浪荡子的味道。赵启平对于这些目光从来一笑而过,毕竟他的观念确实有点超前。某些他看来理所当然的道理,到了那群假正经那里反而成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常常让他不以为然。他享受性带来的快乐,就像享受登山的刺激,和音乐的愉悦一样,这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但绝不是用来炫耀的资本。

    其实在赵启平心里,理想的伴侣就应该是翩翩长发,白衣飘扬的女神,风一吹过都能飘来书香的那种。他从不否认自己的眼光脱离实际,甚至有时还会为此沾沾自喜,毕竟如今像他一样对自己对伴侣一致高标准严要求的有志青年已经不多了。

    赵启平偶尔也会好奇,寻找那个她的过程中满满的乐趣,会不会比感情本身更加吸引人。

三、

    第一次见到谭宗明,赵启平对他印象不错。

    因为长相周正,聪明健谈,酒桌上也拿得出手,赵启平已经被他们院长带出去谈过好几次投资了。这次因为资金量巨大,项目周期长,院长托关系托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海市巨头晟煊集团。

    赵启平做好了和肥头大耳穷哈拉的准备,回头秘书领他们进去时看见的是一个吃橘子吃的正欢的中年帅哥。这事事后赵启平跟谭宗明说起过,“果然降低期待值是提升好感度的必杀利器。”

四、

    谭宗明从来没跟赵启平说他第一眼就对这个年轻人起了好奇心。明明是来商谈投资的小医生,眼睛里上上下下却全是对金主的挑挑拣拣,场面话溜溜儿的,可眼底藏着的是对大老板深深的揶揄。因为和自己的涉足领域不符,谭宗明最后拒绝了这笔生意,心里还暗自遗憾不能跟小医生做朋友了。

    所以当他作为安迪的朋友参加聚会时发现小赵医生也在,心里不是没有惊喜。端起一杯酒邀请他走到僻静处,谭宗明直觉这个年轻人和他一样对喧闹有种独特的品味。“我喜欢观察兴奋的人群。每一个都想成为群体中的焦点,但同样的欲望让他们的分辨率趋近与无,到最后不过是一个种类的聚合体,没有焦点,没有区别。”酒吧的角落里,小赵医生端着他的无酒精鸡尾酒侃侃而谈,“当然,有时我们也需要在这种群体的狂欢里丢掉大脑,毕竟不思考偶尔也能带来放松。”

    果然,谭宗明默默赞同,我们无比契合。

五、

    之后的日子他们成为了朋友。

六、

    直到谭总裁被和赵启平一起生活的美好前景所引诱,选择投机。

    他赌赢了。

七、

    赵启平总是和谭宗明抱怨他让他搞丢了白衣美女,其实另外一句话他总是藏在心里。

    英俊的中年胖子是比白衣美女更美好的未来。

 

 

 

附一则:

    谭宗明偶尔也会觉得跟不上赵启平的节奏。

    比如应酬回家,疲惫的身躯只想得到爱人一个爱的抱抱,可打开家门看到的却是一只坐在床上赤身裸体,一边用听诊器听心跳一边严肃撸管的赵医生。虽然片刻后他就反应过来估计他们家小赵又在做什么撸管与心率之间关联性的研究,不过这个场面对谭宗明的心率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不过事后他得承认,裸体的赵医生对于精神疲劳这类症状还是很对症下药的。